繁体中文 | 简体中文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快讯播报 西充县政协来桐考察“公共... 雷建鸣率队赴浙江丽水考察...
通知公告

政协委员履职考核自评表...
政协桐城市委员会委员履职考核暂行办法...
关于召开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决定...
凝聚助推桐城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合力...
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公告...
关于征集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提案的通...
关于增免政协桐城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委员...
关于增补政协桐城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委员...
办事大厅
政协要闻

西充县政协来桐考察“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雷建鸣率队赴浙江丽水考察对接招商项目...
市政协召开庆祝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工...
雷建鸣率队外出考察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工...
雷建鸣率队到大塘村指导脱贫攻坚...
市政协调研组聚焦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雷...
雷建鸣主持召开市政协十三届二十四次主...
雷建鸣督导城区第二片区文明创建...
政协工作

市政协委员视察重点工程项目建设...
增强履职意识 提高履职能力...
市政协提案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
雷建鸣在市政协委员座谈会上要求:展现...
市政协召开主席会议协商讨论2019年...
市政协主席雷建鸣率队走访委员...
桐城市政协召开新春工作部署会...
市政协机关积极推进扶贫攻坚工作...
详细内容
一瓮砾石祭古城
    
                      彭公达口述   李国春记录整理
 
 
    我于一九三四年出生于桐城北乡香铺街一个耕读人家。我的伯父彭之瑛、父亲彭之琦,皆幼承庭训,先是念了塾学,后又上了新式学堂,中西学兼备。父亲于抗战前远赴大西北,先后荐任民国政府甘肃省成县、会宁两县的县长,抗战前夕又荐任不知是天水还是定西行政公署的行政督查专员。因父亲多年宦游在外,我这一房家中一切大小事务也由伯父操持,四世同堂,一锅吃饭是不分爨的。
    我的伯父彭之瑛,少有夙惠,满腹诗书,又力行孝悌之义。他无意于仕途进取,一心钻研歧黄之术,被当地人尊为“儒医”。伯父学识淹博,又常怀济世之仁心,医德义行影响了香铺街方圆十几里人家。因德艺双为,伯父被遴选代表民国桐城县担任安徽省(某届)临时参议会参议员。抗战前夕伯父与桐城一班磊落英多之士如孙闻园、方守敦、房秩五、马后文等人都有或疏或密的来往。
抗战爆发后,我进家塾开始由伯父破蒙,到一九三九年春,已进小学读书了。伯父除平常行医为人治病外,经常到县城办事,而且那一段时间特别忙碌。记得一九三九年春的一个下午,多日不见的伯父回来了,手中拎了一个包袱。幼年的我特别好奇,想打开伯父手里的布包,伯父一脸严肃地呵斥了我,接着又说,等会儿,你们伢子都要拜的。
    傍晚时分,一家人都被召集到中堂。只见伯父神色凝重,盥洗过后,正了正衣领,才打开那个包袱,里面露出一个瓦瓮子,就是过去每家每户常用带盖子的瓦坛。伯父开始在蒲团上三拜九叩地跪了好一阵子,嘴中不停地念叨,待他站立起来时,一家人都看呆了:伯父涕泗交流,继而又念了一句似乎是国破山河在之类的诗文。我当时虽年少,懵懵懂懂地知道一些事,心想,这一次伯父如此庄重地举行祭拜仪礼,肯定是外面发生了大事。
    后来得知,抗战爆发后,桐城遂于一九三八年夏天(李按:六月十三日)沦陷了。第二年立夏以后,桐城再次沦陷,这次破坏比前一次惨重,全县城、乡都遭到了敌机轰炸。据有关史料记载,自一九三八年端午节前,到一九三九年冬季,全县城里乡村先后遭敌五次轰炸,百姓伤亡,房舍毁坏。尤其是桐城县城遭到巨创,城内人心惶惶。一九三八年冬,当时桂系的李品仙被任命为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担任大别山及其以南地带的防守任务,直接指挥桐怀潜舒地方防御,战乱中的桐城,生民涂炭,当时桐城有句民谣:养儿送老蒋,养女送老广。“送老蒋”,即男儿被征兵役上前线,“送老广”即待字闺中的女儿家,大多难逃给桂系军官当老婆或姨太太的厄运。商家富户和女学生都纷纷逃亡外乡。足见日寇侵略给国人带来双重灾难。
    日寇飞机轰炸桐城后,安徽省战时民众总动员委员会暨军事长官通令各县作防御布署,拟订了三条策略:其中就有“拆毁城墙以免资敌”,“疏散人口以备空袭”的条文。国民党省党部执行“战时动员委员会”旨意,下达了拆除桐城城墙的命令。命令一下达,城乡议论纷起,莫衷一是。当时在上层人士中就形成了“主保派”与“主拆派”两大派。主张拆除城墙的一派人说,城郭是君主时代的产物,民主时代不适用了。主拆派还说,君主时代,一逢到兵燹,地方官员都以保全城池为首功,全然不顾城外人民,以物为贵而民生次之。所以城池有利也更有害:况且,城中大户朱门易出纨绔子,借此疏散民众之机,拆城后将城中富家子弟遣散之乡村,改造成为社会有用之人才,因此说,城池在民主时代并不适用,正好借机拆除,一为保民,一为革新。
    力主保城的人士主要是当时桐城地方有声望的商绅、学界名人、耆旧,就是像孙闻园、方守敦、房秩五、姚孟振、马后文及我的伯父那一班先生们,对于拆除城墙,他们是竭力反对的。记得姚孟振老先生写了一本《桐城二次沦陷纪略》,那里面就有记载,代表了当时一班贤达的态度(李按:姚孟振先生写道“桐人以为城之险要,不在城而在山。若城西负山求雨顶一带不守,则全城在目,可探囊而取不难也。今留一城,承平时可防盗贼之小乱;若遇大乱,敌我皆不足为要害,有关有无也。”力主保全城墙的人士认为拆城有损一方安定祥和。
    但是,国民党省部不顾当地贤达及民众的意愿,在1939年春,桐城县成立拆除城垣委员会,当时负责拆城的是罗成均及其继任魏际青前后两任县长。为加快速度,想出了谁拆城材料归谁家的“激励”办法,不到一个月功夫,一座屹立了四百余年的古城破坏殆尽,昔日周长六里的高大城墙和端凝古朴的六座城楼一下子荡然无存。主保派人士眼看城毁都不由悲从中来。一班贤达便聚集一起,商议采取一种纪念方式,用来对这座桐城人心中的精神长城的永久缅怀。伯父说大家最后商定:古时立社祭祀,后土为社,土滋生万物,凡主张保城的有识之士各将一坛城墙土和瓦砾带回家中供奉,永久存封,土若在,城墙就在心中,以记住国耻,激励后人。
自那次祭拜后,伯父每逢城墙拆除的日子,就在家中捧出瓦瓮,与家人一起叩首祭拜。直至解放后,伯父去世,加上历次政治运动不断,家里成份又高,此事也就无人顾及了。
(口述者彭公达先生,天城中学原语文教师、副教导主任。政协原桐城县第六、七届副主席。)
 
 

返回  
中国政府网人民网中国政协人民政协中国政协新闻网安徽政府安徽政协安庆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