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简体中文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快讯播报 市政协机关支部召开组织生... 辽宁省政协李衍军一行来桐...
通知公告

政协委员履职考核自评表...
政协桐城市委员会委员履职考核暂行办法...
关于召开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决定...
凝聚助推桐城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合力...
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公告...
关于征集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提案的通...
关于增免政协桐城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委员...
关于增补政协桐城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委员...
办事大厅
政协要闻

市政协机关支部召开组织生活会暨民主评...
辽宁省政协李衍军一行来桐调研...
安徽省政协主席张昌尔接受人民政协报专...
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在京开幕...
市政协开展新春走访委员活动...
市政协召开十三届二十一次主席会议...
桐城市政协召开新春工作部署会...
市政协机关工作会议召开...
政协工作

市政协委员视察重点工程项目建设...
增强履职意识 提高履职能力...
市政协提案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
雷建鸣在市政协委员座谈会上要求:展现...
市政协召开主席会议协商讨论2019年...
市政协主席雷建鸣率队走访委员...
桐城市政协召开新春工作部署会...
市政协机关积极推进扶贫攻坚工作...
详细内容
歼敌御外侮,报效我山河
     
                           ——记抗战名将施中诚将军
                                         胡堡冬
     1945年4月至6月,在中国人民抗战的最后紧要关头,日军为了占领湖南芷江机场,以保征湘桂(长沙至南宁)、粤汉(广州至武昌)铁路的交通,集结了7个师团约八万人的兵力,在第20军司令官板西一良中将指挥下,采取分进合击的战略,向湖南西部发起进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指挥,以第4方面军一部守备新宁、益阳、邵阳之线,以主力在新宁、武冈间与日军决战;以第3方面军第27集团军守备龙胜、城步各要点,另以第27集团军第94军向武冈以东、第10集团军向新化以东地区进击;以新编第6军空运芷江为预备队,这就是著名的湘西会战。而在这场残酷的会战中,有一位敢打硬仗,阻击日军疯狂反扑,在战役中起关键作用的铁血将军,他就是施中诚中将。
     一、亲人呵护,成长军营
     施中诚(1898—1983),字朴如,安徽桐城人。施中诚童年丧父,稍长到山东投靠伯父施从滨,1920年,在伯父的帮助下,入保定将弁学堂,1923年毕业后,在施从滨部下任见习排长。1925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山东军务督办张宗昌,委任施从滨为第二军军长兼前敌总指挥,在徐州、蚌埠一线与孙传芳部作战。施从滨陷入重围,被孙传芳俘获后杀害于蚌埠火车站,并枭首示众三日。施从滨妻子董氏和女儿施谷兰(后改名施剑翘)来到张宗昌府上要求对施从滨进行抚恤,董氏同时请求对其侄施中诚给予关照。
    1926年春,在军阀张宗昌的羽翼下,施中诚由排长被提升为团长,三年后,再升烟台警备司令。但此时,施中诚因为其伯父施从滨复仇一事,与施剑翘产生分歧,便渐渐疏远。1931年,施中诚在军阀混战中逐渐成长,很快升任旅长,1937年升任师长。七七事变后,国民党对部队进行整编,驻防广西。1941年,施中诚升任国军第一百军少将副军长、军长。1943年春,调任陆军第七十四军军长,驻防湘西常德、武岗、洪江一线。在艰苦的抗战岁月里,施中诚成为一名骁勇善战,沉着机智的国军高级将领。
    二、进军芷江,布好口袋
芷江夹在湘、资、沅三大水系中间,与川黔桂鄂等省接壤,东临长沙、衡阳,南瞰桂林、柳州,西枕芷江盆地。是进出黔、川,威逼贵阳,迂回重庆的军事要冲。冈村宁次一直在窥测时机,目的是要摧毁美军在芷江的空军基地。因为,芷江机场是美国战略空军在华的唯一的前方机场。该机场经美军扩建,从这里起飞的美军重型轰炸机,不但打击了在华的日军战略目标,也直接威胁东京、台湾一带的日军。
    东京认为,必须拔除芷江这颗钉子。承担芷江作战任务的,是日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部队是日第20军,司令官是坂西一郎中将,“坂西将军豪饮酒醉后行为古怪,语言粗暴”。日军在芷江战役中,投入兵力共4个半师团,8万余人。
    中国军队,是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亲任指挥的9个军26个师,均为中央精锐嫡系。其中,施中诚将军的第74军,辖第57、58、191、196师及暂编第6师;是此次战役中的重要力量,部队战斗力强大,英勇顽强。
    战役发起前,冈村命第34师团集结于广西全县;关根支队集结于湖南东安;第116 师团、第47师团一部和独立混成第86旅团集结于邵阳以南地区;第47师团重广支队集结于黑田铺地区;第64师团集结于沉江、宁乡附近。第20军司令官坂西一良的指挥位置规定在邵阳南郊。作战部署是:第116师团由岩永汪中将率领担任主攻,从邵阳出发,沿邵榆公路西进,预定将此线重庆军之主力围歼于洞口、武冈以北、沉江以东地区;然后 突进安江,攻占芷江。为确保此战斗计划之实现,同时令第47师团之主力向新化、辰溪 溆浦方向进攻,从右翼策应;令第68师团之关根支队汇合第11军之34师团一部,分别攻占新宁、武冈县城和绥宁县交通要道长铺子,然后再沿巫水攻洪江,直取安江,或沿武 阳至瓦屋塘,经水口扑洪江,再后协攻安江、芷江。另遣第64师团及68师团一部,分别向宁乡、益阳攻击,目的是牵制驻湘北的中国军队南下增援。
    中方何应钦总司令调整好部署后,即去电向蒋介石汇报,电文称:“特急。重庆委员长蒋:卯东午忠 整兴电计呈。6897密。兹规定参加湘西作战各部队之任务及行动如下:①王敬久兵团之 92军暂51师迅以主力接替18军常德、桃源、益阳、宁乡方面之防务,据止当面之敌背, 限卯月底接替完毕。第118师仍归还第18军之建制;②第4方面军主力74军(施中诚)、100军、73 军,应于武冈、洞口、新化线,竭(力)阻止来犯之敌,使尔后之决战有利。其18军主 力,应照前令于卯月底前集结于沉陵,并依情况可不待集结完毕,即由沉陵、溆浦道南下,参加该方面军主力决战。第118师应于交防后,沿安化、蓝田、邵阳方向挺进,以 遮断敌后之交通使主力军作战有力;③第13师于到达辰溪后之行动,由王司令官自行规 定;④94军(欠43师)应遵照卯梗忠整兴电所示,限本卯月底前集结靖县、会同地区。 尔后之任务及行动,另行饬遵;⑤新22师控制于芷江,保持机动;⑥第3、第4方面军, 对新宁、城步、绥宁方面之作战,应密切协同;⑦作战地境:A.1:敬久兵团与第4方 面军之军事作战地境为迹坪、横铺子、太和桥、石坝咀、银缳市、湘潭城南端相连之线 线上属王敬久兵团;B.王敬久兵团与第6战区之作战地境,为原第4方面军与第6战区之 作战地境,即向何村、酉阳、永顺、大庄、慈利、临澧、罗家桥沿东湖徐湖北岸,经 上柴码头达大通湖北岸线,边至三洲再沿洞庭湖北岸至岳阳(属第9战区)之线,线上 属第6战区。C.第4方面军与第3方面军之作战地境,仍旧不变。以上7项,除分电外, 谨电核备。何应钦。卯回午。忠整兴。”这份电文预示着中国军队,在上述这些地区已经布置好口袋,等待日军,予以歼灭。
    三、挺进雪峰山,浴血战敌顽
按预定部署,日军进攻主力第116师团自4月11日凌晨起分3路从邵阳向西进击。其中,左路先遣队越过中国军队多道防线,深入到雪峰山中南部龙潭司附近;师团主力由中路指向白马山、乌术下之线;右路由邵阳西南桃花坪(隆回)指向洞口。中国军队第100军的3个师第36、第19、第51师,分路拦阻,节节退去。 黑田铺方面:日第47师团的突击部队,由田心指向黄金井。中国第74军(施中诚部)第15、第17师且战且走。
    东安方面:关根支队,由新宁指向武冈。施中诚的第74军顽强阻击,然后部队边打边退,诱敌深入。坂西一良决心,“把当前之重庆军主力捕捉消灭在洞口、花园市、武 冈西北、高沙市周围地区”。他正中了中国军队的圈套。为此,他下令第116师团继续向雪峰山脉深处机动,从东 北两方面包围敌军;关根支队予以策应,以主力向瓦屋塘附近突进,意图在施中诚的部队撤向雪峰山地带前形成包围圈。
     正在关根支队得意之时,结果,惨败首先落在关根支队的头上。 关根支队进占瓦屋塘后,随即派一部向武冈城扑去。武冈城在资水上游西北岸,施中诚料定敌人会在此决战,他亲临前线,对守城的第58师做出严密布置和设防,施中诚将军向该师师长蔡仁杰交代:“武冈城防坚固,护城河深阔,但敌军势头勇猛,配有坦克,切不可掉以轻心。”蔡师长受命后,率部在城内 外构筑三道防御阵地,皆以黄泥、细沙、石灰混合筑成,其内里一线,百姓献出存放过 年用的糯米,熬成稀粥掺和三合土构筑,其固无比。4月27日,日军支队长关根久太郎少将下令攻城。于是,在坦克配合下,日军分东、西、南三面发起猛攻,一连3天均未得手。关根少将最后搬出了自己的“杀手铜”。他组织步兵“特攻队”,每个特攻队员身绑炸药,头缠涂了太阳徽号的白头巾,步枪一律上刺刀,运用这种“人肉炸弹”,在 城墙炸开缺口,为后续部队打开通路。5月1日,关根少将让所有的炮兵、坦克火力一齐开炮掩护“特攻队”冲击西门。这一着果然奏效,一些特攻队员冲过护城河,到了城墙下便拉响炸药,血肉纷飞中,城墙 也被炸开一个个洞。施中诚深入前线,指示官兵早有防范,立即用装满砂石的麻包将洞口堵住。“特工队” 一看此招不成,又用绳梯爬城,想将城墙炸开更大的缺口,但守军往往待敌爬到中途, 一通冲锋枪、机枪扫射,打得日军哇哇乱叫,护城河里,日兵尸体累累,河水也染成红色。
    这时,守城官兵的伤亡也很大,几处城门被敌炸得犬牙交错。就在战情紧迫的时刻,施中诚命第44师一部从梅口急驰武冈城郊,从日军后侧发起攻击,守城的部队也组织突击队 乘势反击,围城的关根支队腹背受敌,终于不支退去。关根久太郎拿不下武冈城,又回到武冈城以西的武阳至绥宁一带。施中诚率领74军,以敢啃硬骨头,敢于打硬仗,阻击并守住了武冈城,为整个战局的调整和战势的发展创造了战机。
    王耀武决心集中自己的第4方面军部分部队歼灭这股日军。攻击前,他通过何应钦向美驻华空军司令 官陈纳德请求支援,于是,美空军两个编队的“野马式”和14架“P 一40鲨鱼式”战机,连续几天轮番攻击武阳、绥宁一线的日军据点,日军主阵地茶山方 圆不到一公里,被美国的凝固汽油弹烧成一片火海。夜间,美空军的“黑寡妇式”轻型 轰炸机也频繁光顾日军各据点,搅得关根支队日夜不得安宁。 5月5日拂晓,王耀武指挥施中诚的74军发起总攻,武阳附近各要点相继被夺回,关根久 太郎率残部向花园市方向逃窜,途中又屡遭中国军堵截,大部被歼。配合王耀武所属5个师,同日军3个师团,血战雪峰山下,毙敌数千,缴获大批枪炮、弹药。湘西大捷,重创日军先头部队,使之不敢冒然西进。七十四军一时军威大振。1945年12月,七十四军接受衡阳一线日军投降。
5月6日,在芷江陆军总部,何应钦向前来采访的中外记者宣布:“武阳之捷开湘西战役胜利之先声。”
   四、迎得胜利,将军隐退
芷江战役历时两月,终以日军溃退而告终。据中国军队公布的材料,此役共击毙日 军12498人,马1286匹,毁汽车292辆。中国军阵亡7737人,伤12483人。中国军队还抓了300多日军俘虏。后来,王耀武听到施中诚将军说,一次战役抓了这么多俘虏,十分诧异,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与日作战多次,每次不过抓上几个、几十个俘虏,大部分日军在战败时宁愿选择自杀,他们认为作为俘虏苟活是一种耻辱。王耀武想去看看这 些俘虏。
施中诚陪同王耀武来到战俘关押地,看见那些日本战俘大部分未脱童稚,个个蓬头垢面,心中不忍,令看守人员押他们去水塘洗澡。这些嘴上没毛的日本士兵,一见到清澈的池水顿时嬉闹着扑向水塘。王耀武见状冷冷一笑:“日本帝国死期已近,让这些连胡子都没 长出来的少年娃娃出来打仗,能不完蛋吗?”
    芷江保卫战,是1944年以来,中国正面战场上打得较好的唯一的一仗。日军经此次 战役受挫,遂开始全面收缩兵力,冈村宁次一边布置部队首先从广西、广东等地后撤,一边焦虑地注视着整个战争态势的发展。此时,“大日本帝国已经是盟国案板上的一块肉了”,它的丧钟已被敲响。
次年春,部队驻防南京。施中诚任南京警备司令。1946年秋至1948年冬,施中诚任国军第十八集团军副司令,第十一绥靖区副司令,这是因为,施中诚将军不是国民党嫡系,显然是明升暗降。施中诚也看出蒋介石的真面目,不久他选择了回到家乡桐城。当他看到家乡的教育还很落后时,他拿出自己的积蓄,在桐城砂子岗创办了述德小学。1948年9月22日施中诚晋升陆军中将。南京解放前夕,携古稀老母、妻侄家小由香港转赴台湾。后任台湾地区中部防守司令部中将副司令。1959年离开台湾,偕妻长住美国洛杉矶。1983年,一代抗日名将因心脏病发作溘然去世。

返回  
中国政府网人民网中国政协人民政协中国政协新闻网安徽政府安徽政协安庆政协